走马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

心动男嘉宾 哈

太久没动手打字,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今日又和朋友说起百万这两人,说起红花会,真的有意思。说要是红花会没出事17年的歌都这么牛了,要是2018年发歌那还得了,这个团队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充满江湖味没一味做trap没来由的说创作,歌词感受全来自这个傻逼世界,红花会出自笑傲江湖,你来就来别追,它的生长方式自由自在又随心所欲,你太靠近会被灼伤。
我说我其实一点都不担心小白,家里有钱有背景,人又特别机灵,老万啊太轴了,没有小白变通。就算小白以后转行了也玩的起,哪怕最后做了某些不好的事,但是他依然可以依仗年纪轻胡作非为。
老万我真的觉得他挺好的,虽然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人,但至少他真实啊他野心勃勃,他的眼神,他的battle,都让我喜欢,我喜欢把自己欲望展露的人,我甚至以为他是把三情六欲外漏的人,没想到却是个喜欢隐藏情感的主。清高的不得了,我着迷于性格矛盾的人。我劝我自己不就是有几个破歌,上过那么个破节目,我到底有多爱,是阿,喜欢得要紧了。

做人不缺爱
做爱不缺人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吃饭睡觉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每晚有人分享歌单 很好

也许王昊什么都干过,也许他看起来根本不是镜头里那么好,但是他的叛逆、不甘、以及超出常人的勇敢却是真吸引人了。我评价不了他好还是不好,我只能说他太鲜活,换句话说他所演绎的人物是饱满的,且只会演绎这一种,大众在看惯了戴着虚假面具的明星后,自然而然会爱上这样的人,这一刻关注者赋予他为勇敢和自由的化身,被加冕成王。看似他拥有一切才会有的膨胀,可惜并不是他狂妄的真正理由,因为他一开始就从未收敛狂妄,可是他现在的‘身份’却不允许他这样,他得守规矩,像一个艺人一样,但是你我一开始就很清醒,对于真实的大众来说他以及这个圈有太多的所谓黑料,让本身就充满争议的人站上舞台就应该做好长期与人斗争的准备。可惜他并未准备,因为他不会认同自己现在的身份是‘艺人’,只当自己是一个比普通人更厉害一点更有烟火气的人。我有时想这个节目不出来真好,不认识他,他一直都是这个圈的骄傲,不像现在为了喜欢他的人隐忍的躲着,换作在地下早就发歌致敬对手了。

    太过真实未必被人喜欢,也许一开始喜欢或者我接受的嘻哈文化的时候就以为所有人都是保持自我真实美好,那怕知道里面有一定的猫腻在。其实这是一个误区,因为要知道镜头前和镜头后我都无法接触我所谓看见的真实原本的样子。在无法正常交流和过度美化镜头下,让我误以为的真就是真实。
     本加上不是主流,很多东西在暗下任意滋生,在这个圈子里很多规矩是“习以为常的”。看不见光的地方,把一个从阴暗处成长起来的人当看是圣洁的人,这不对,也是不公平的,连普通的大众都难免阴暗会有极端一面,更何况是长期生活keep real的人,保存真实不等于这个人是在法律,或者说普遍认为的道理中真实不犯事的人,而是很有可能指完全按着自我意识活着的人。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圈子充满江湖风气和所谓的豪气,对他们中的高手来说抛开世人的条条框框,才不会慌慌张张。
     只有深陷其中,才有资格去评论和批判,什么都不懂的插话在自我看来是正义的化身,而在圈内人里来看无意是可笑至极。
    最后的最后除了作词人的歌词我现在是正儿八经的相信,相信他创作那一瞬间的真诚外。
     现如今的国情还是不会允许摇滚,朋克,嘻哈等等充满争议的东西在台面上的出现,但是我仍期待它真正来临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