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

我眼里的老万又脆弱又坚强,他的强大来自他的不服气。之前的他被孤立,被嘻笑过,甚至被人不看好过,关键这人还特别犟又倔的不行,凭啥你说不行我就不行,反正也没有人懂老子,老子就自己玩大干一场,那几年地下的比赛没少比过,奖没少拿过,可是老万他知道自己从来没开心过。太孤独了,没人懂真的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包括贝贝老万都没完全放下防备。老万是一个典型的悲观的乐天派。一个矛盾聚集体。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