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

薛之谦:迷人之谜

   薛之谦是谁?
 
   2016年他红的一塌糊涂,世人这样描述过他:游离在娱乐圈的商人,著名过气偶像,当红段子手综艺大咖,垂死挣扎的歌手,一个上海人,一个怜悯的人,无数的矛盾集合体。像是漂浮在海洋上的一盏明火,你无法让它熄灭。他被大众定义、分析、嘲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解剖、批判、分级,赤裸裸的矗立在世人面前。

   1983年7月17日,薛之谦出生于上海普陀区,少年时他便显露出与众不同。在同龄人中,他喜欢写作,但他总是被老师批评那个,老师认为他的作文太过于情爱,太过于风花雪月,不够符合“学生”身份,从不肯对他正眼相看,总是吝啬那一点点赞美的眼光。

   而这个少年仿佛是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当父亲问他是否愿意出国留学,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像是对这个地方、这个城市毫无眷恋样,带着孩子气带着父亲的期许,孤身踏上这未知国度。开启一段关于苏黎世的故事。在外留学的日子总是辛苦的,可也是美丽的。大雪纷飞的苏黎世,那么的寒冷,他却说:你从来没有看过那么美的景,更何况还能在电话亭里度夜。大概是因为在异国他乡读过书,薛之谦身上总带着点流浪诗人的气息。所以那首《苏黎世的从前》充满了异国风情的浪漫。

   2003年回到上海,理由是太想家,想的最多的应该是从小就照顾自己的奶奶。如今的他却不能想也不敢想,他把有关奶奶有关咖喱饭的回忆深深锁在了心里,任谁也无法撬开。

   2005年,机缘巧合下参加选秀节目,一路凭借姣好的颜值,温柔的嗓音闯入四强,后有签约上腾娱乐公司,同年发行《认真的雪》,大街小巷都是这首歌,一时薛之谦声名鹊起。但这一切,不过是假象。一颗璀璨的星星脱颖而出就此急速落下。

   生存还是毁灭?薛之谦选择先生存,再活着。于是他卖掉房子,拼了命的、咬紧牙关开了火锅店。他喜欢亲力亲为,装修、进货,他什么都管。工作人员告诉他食材不够好他立马冲进森林和人谈生意,他不怕别人说他“你看他什么都自己来,怕是不行了吧”。从始至终他都在蓄力,他根本就没时间在乎其他人的想法。

   终于机遇来了,他写的广告可笑,冗长。就是这种硬着头皮搞笑,吸引了上万网友转发和评论,帮他带上了热门,他知道他回来了,他带着尖锐的刺带着红眼眶回到了漩涡中心,他峰回路转式的再一次摸到了话筒。这一次他紧紧抓紧了它,深怕一个不小心又把这颗松子丢了。

   从 《演员》开始,他的歌开始被传唱,他听见来自不同人发出的声音,或唏嘘或质疑或赞赏。为了他的歌,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一年接了40多档综艺,其中十几档是固定主持人固定嘉宾。连好朋友看他在台上卖命都忍不住说:薛之谦,你现在已经红了,没必要那么卖力。他频频暴露在公众面前,就为了在最后能唱一首歌,呐喊一句:我就是想当歌手。典型的唯有痛苦才能深刻。但我要说清楚薛之谦从来不买惨,他仅仅是用了一种极尽变态的方式在搞笑而已。

  有人说他高潮完了就该下场了,他偏偏就不信。他告诉世人“如果我有一天对音乐不认真了,你随时调头走人,但是请你放心,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刚开始有人等着看笑话,“跳梁小丑”怎么可能做到。可惜耳光来的太迅速,他的确做到了。他说17年会减少综艺;会出一张专辑;会开演唱会。这些他一一做到了。一张专辑十首歌,请最好的录音团队,请最好的写词人,每首歌拍mv,怎么精致怎么来,他不竭余力花钱花心思的去做,这下人们才明白,那些赚来的钞票原来是用在歌上。他守着他的底线和尊严。

   观看16年末发表的《火星人来过》,“假如猿人没点起火我们回到那生活你是否救得回刚离群的我”。这些词简直就像《圣经》箴言一样,撼动人心。写出这些表达对核武器的厌恶,以及有关贫困、战争、保护环境、金钱等内容的歌曲。他开始转变了,他只想从内在出发创作音乐。

   对薛之谦来说,写词是链接文学和音乐间的通道,能带领他逃里躯壳钻入灵魂深处。我想用杰出作家艾伦.金斯堡给鲍勃.迪伦推荐信的那句话送给薛之谦:“他的作品帮我们恢复了音乐与诗歌之间至关重要的联系。”

   如今的他全身心投入巡回演唱会--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重新回到了行吟歌手的传统。事实上,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歌词最初是用来歌唱。

   歌唱者本就是诗人,而诗人薛之谦的灵魂,也是文学的灵魂。

   2017.04.19
       
                      
                    --W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