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

斯文败类

   指骨分明的手指拿出打火机,啪嗒一声,腾跃出跳动的烟火,深吸一口,在慢慢吐出,突兀的人影在路灯下显得落寞。
  “阿薛,在这里呢,场子该你去守了”
   路灯下的人不紧不慢的走过来,顶着一头夸张的奶奶灰浪奔头,带着半框眼镜,穿着破旧的黑色皮衣,脚踏一双vans,虽是男子竟是说不出的魅惑。薛之谦连吸两口随意丢在脚边,回应道“操,来了”。
   一进场就有人靠过来,“薛哥,你终于来了,人家等了侬好久”一个打扮妖娆的女子一看见薛之谦就凑了上去,不依不饶的还用手指抚摸薛之谦精瘦的手臂。薛之谦不但没有推开这个女人,反而微微收拢女人的细腰凑近耳朵轻轻呼气道,女人以为自己有机会被男人看上,这么近的距离不由得脸红心跳。
“下次你再这样,我保证把你买到金三角,让你天天被干”,女人的小脸一下就变得刷白,薛之谦冷漠的甩开女人的手,走到专属的位子坐下,夜场熠熠生辉的灯光把薛之谦照的让人摸不清方向。
   一个个舞动的身体在舞池里肆意放荡,人似禽兽般相互接吻,互摸,躁动的灵魂张牙舞爪的蔓延整个会场。薛之谦见怪不怪了,起身走向楼上。
  “呵”造作的世界与我何干。

-----------------------------------
  想写一个斯文败类,这样的薛先生迷人又危险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