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

话不说透

“黑怕不怕黑” “这是红花会!”对刘嘉裕来说最激动不过如此,手里握着麦克风是他最自豪最开心的时刻,他喜欢在暗潮涌动的酒吧里看着追逐着他的灯光,他享受晃动着的手臂想要抓住他,亲眼看着一个个躁动的灵魂在自己面前宣泄,把黑夜牢牢地攥紧在手中,这是他捏造出来的完美帝国。

终于顺利结束演唱,刘嘉裕回到了酒店躺在大床房上,翻出手机观看今晚录制的大合唱,“操,真他妈躁”。 但这舞台始终是缺了一个人。 记忆这东西翻不得 特别是在深夜。

李京泽我有多想你,你怎么就不知道。

说到底话不说透多好,至少还是朋友还是兄弟,还能肆无忌惮的看着他,把目光隐藏,隐蔽你看不见的我喜欢你的目光。

李京泽这世界很糟,你可能常常也很糟,但是一想到这世界仍然存在着你,可能会让我感觉到有些安慰吧。

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还是要把自己微弱的爱意,寄托在某你身上啊。

话不说透就不会话不投机。

评论(4)

热度(27)